原地地址: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24146303/ 真相只有一个

我是一个腿模,当我被男人掰开双腿的时候

本来这篇帖子是要发在这个小组里的,但是当时因为没能加入的缘故就发在了别的小组里。

首先声明,这是我在天涯连载的一篇帖子,后来因为好多网站都盗用了,所以我决定自己来进行多渠道的发表,以免别人盗用我的小说后还加上广告。

其次,这主要是讲我的一些经历,如果你主要是奔着色情情节来看的,那么你可以关闭页面了。

我这篇类似回忆录,也类似小说的帖子,一部分是源自我的日记,一部分是源自我的回忆,也有一部分是源自我的夸张。

我更希望女孩子们读这篇帖子,另外,如果大家有关于美白美体,穿衣搭配等问题也可以问我,我希望每个女孩子都更爱自己一点。

废话少说,希望组长大大不会删它。我要开始连载了!

那些在厕所狂吐,在大街狂奔的夜晚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4146303/?start=100
与流氓搏斗,回家!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4146303/?start=200
被tmd强奸了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4146303/?start=300
第一次拍照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4146303/?start=400
这一次,才是真的。。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4146303/?start=500
失去的不只是从前的自己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4146303/?start=600
了解与相爱无关?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4146303/?start=700
我是一个腿模,可能是一个永远都火不起来的腿模。

因为这个行业中总有这样一些喜欢掰开你双腿的男人。

无论你多么出名。

我想成为sara一样的人,在工作中尽显性感但在生活中是一个喜欢被人照顾的小女生。

这是我以前的经历,我希望告诉那些像我一样有着边缘梦想的女孩子:当利益冲击道德的时候,你要想清楚你要的究竟是梦想还是真实安定的生活。

1989年6月20日,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上。我像一篇新鲜的帖子,爸爸妈妈则是楼主,他们决定了这篇帖子的相貌。

我继承了妈妈美丽的优点,但是也继承了爸爸的小麦肤色。

所以从小到大关于“黑”字的外号从未断过。

小学我的外号是黑妞儿。

中学我的外号是小二黑。

高中因为古天乐等人的频频曝光,小麦肤色有幸成为了一种时尚。

虽然在高中之后在没人给我起外号,但我还是在大学以后开始了美白大作战。

这也是我有幸成为腿模的一个因素。

因为要做腿模,除了腿型和各种比例等因素,皮肤的嫩白也是决定你是否有资格进入这个行业的!

我能成为腿模还是比较顺利的。

那时候我上大二,我的兼职是做平面模特,当时一些小的广告公司和一些服装企业会在大学里找相貌出众的女孩试镜。

我不算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但我优良的皮肤和身材给我加了许多分。

只要能够上相,能摆几个poss,其余的事情就交给美工了。

在做平面模特以后,我认识了一位师姐,她虽然只比我大一岁,但她非常成熟。身上有一种气质让人感到难以亲近,但她的笑容,无论什么时候都显得非常真诚甜蜜。

师姐在业内的名字是ronrong(后面用rr来代表她),我在业内的名字是kk。

rr告诉我,做平面模特最重要的是能把自己的角色彻底的融入到思想中。

我开始不明白什么意思,但是随着在这个行业里的拼搏,我突然明白,这是一个受到各界压力,受到自身和环境影响非常严重的行业,我们时刻都要给自己洗脑。
因为不能传图片,所以我就不有图有真相的来证明自己什么了。大家就当作一个小说来看吧!里面肯定会有不少错白字啊语句不懂啊之类的,因为这些都是我抽时间打上的,所以也是难免的事,理解万岁哈!


今天这个红了,明天那个有人捧了。而我和rr姐依然是两个人有活儿时忙一天,两个人都没活儿时小聚一下,吃点烧烤,喝杯啤酒。

看着一些面熟的人渐渐越来越陌生,看着一些高档服装渐渐出现在拍摄现场。

我心里渐渐觉得自己暗淡了。

其实一个普通平模挣的钱并不多,而且非常辛苦。

也许可以把平模比作是销售员,同样需要站一天,同样需要表达。只是平模是用肢体语言表达,而且有时一个动作需要重复好几遍,表情和情绪的调节非常重要。

正因为感受到了这种落寞,我开始重新定位自己。我不是一个学习很差的学生。相反我在同学和老师眼里我一直都是一个很爱学习的人。

我上小学的时候,事儿精一样的当了4年的班委。

每天我都像一个铁面无私的传说般的官僚一样,任何一位同学没交作业或上课说话,我都会打小报告。

我知道这是一件很上不了台面的回忆。但我要说这件事的重点是,我小时候去异乡求学和当时遇到的事情有很大的关系。

相信每个班里都有那么几个调皮的学生,我小学的班里也这样。当时我们班里有那么一个小团伙儿,人数也就6个人。他们上课传纸条,经常不写作业,有时还会跟外班男生打架。

我像美少女战士一样代表月亮消灭着他们心中的小魔鬼。

这一灭就灭了三四年。直到我们升入六年级。

那时候这个小团伙儿要结拜兄弟,并极力邀请我去做见证人。

我在他们几个的阿谀奉承下竟然鬼使神差的跟着一起去了。

他们是在学校外面的一个废弃民房中进行的结拜,我像关公一样红着脸看他们光着上身抒情磕头,把一瓶白酒嘴对嘴平分喝完。

我不记得他们喝的是多少度什么牌子的酒了,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没有像以往一样管他们。只记得他们结拜完之后,小光(他们的老大)忽然把瓶子一摔,指挥着小弟们把我扑倒压在身下。
我彻底懵了。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我想喊,但我觉得我如果喊出来他们就认为我怕了。

我只是直直的盯着小光,小光压在我身上也看着我。他说:“小黑,咱俩好吧!”

我突然真的怕了。我哭了。我是个不爱哭的女孩儿,但这次我像开了闸的堤坝一样,哭的昏天暗地。

小光他们开始哄我,但我越哭越凶,接着他们好像是被吓跑了。


我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我在那个废弃的民房中一直哭。直到班主任带人找到我。

班主任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她把我送回家和爸妈谈了一会儿后就回学校了。

爸爸妈妈问我发生了什么,我说我去那里玩,结果一条大老鼠爬到了我身上。


这是我第一次为别人撒谎,其实也是为了自己。

这件事之后,我就有了转校的心思。而小光他们的小团伙儿也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只不过,他们开始认真学习了。

我找尽各种理由在和爸爸妈妈谈论之后,他们终于同意我去别的城市上寄宿学校。


可是就在我慢慢适应没有爸妈照顾的生活之后,我被强暴过的传闻竟然出现在了新的校园里。


那是一段难熬的岁月。


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自己非常坚强。

传言总是不攻自破,我还是一个学习优秀的好学生,只是,我不想和任何人再有交集。

我不要做班长,不要和别人交流感情。我觉得自己像一朵孤傲的百合。

这种独立的发展,成了自我保护的一种行为。

这也造就了我强大的心脏。我不会去在意别人对我的评价,哪怕是站在我面前说:“KK你还是不是CN啊”?

我觉得生存就是要让自己强大。


奔着这一目标,我考上了一所重点高中。而这时的我,越来越像妈妈一样漂亮。

高中虽然有很多人追过我,但我依然为以后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而努力学习。

要知道,高中正是男孩女孩情窦初开的发情期。我也一样。

我觉得谈爱情太早,就像小光一样,男孩子终究不是男人。

身边的女同学有的已经陷入爱河,但在我眼里他们的爱,更是那种摸来摸去肉体上的探索。

所以想探索,自己又不是没有手指!
所以我能考上一个名牌大学也是应该的。

但我却选了一个让我看不到未来的专业。

我学的是高端品牌管理,这是一个在国内相对于冷门的专业,我的目的就是为了从今以后不会和以前的任何人相遇,因为只要相遇就意味着我们有交际!

但是我在进入专业的学习后,发现了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那就是——钱,这个专业需要很多钱去支撑,我不忍心爸妈操劳,所以选择了兼职。

PS:大家不要以为我是来讨钱的,我已经熬过了所有的艰难,现在也是一个月薪近万的人。
我回来了。我没有被强暴。但是这事儿给我留下了很大的阴影。前面只是简单介绍了一下我从小学到高中的一些经历,一笔带过是因为不想回忆太多,那时候的日记本上几乎都是激励自己的话,当然也有看不惯谁谁谁这类的小诅咒。

下面来说下我上大学,就是在决定兼职腿模前发生的那些事。
有点乱,大家就理解着来看吧。毕竟这也是没有列大纲打草稿的。
我有张照片是高中时同桌偷偷拍下来的。他是在我们各奔东西之后,通过咨询老师要来了我的手机号。然后把这张照片发给了我。

我从没怀念过我的过去。直到看到这张照片。

我记得我的大学里没到冬天都会有大片大片的金黄叶子飘落,而我就是在这些叶子纷纷飘落的过程中收到的彩信。

我看着这张照片,从没如此客观的看过自己。

没有正脸,双手耸拉,仿佛连这个微侧脸都带着情绪。

这时电话响了。

“喂?”

“。。。”

“我是你同桌王风。”

“。。。”

“在吗?”

“。。。”

我一直沉默不语,但是电话那头却没有挂断电话。

这时一阵凉风吹过,我的脖颈感到沁凉。落叶也大批大批的掉到我面前。

然后我被一个有着体温的衣服披上了。

转身,是王风。

“怎么不讲电话?别惊讶,我也考进了这所大学。”

我的脑子飞速旋转,我很少观察男生,我看着他的发梢,他的眉宇,他的眼睛,他的鼻梁,他的嘴唇。

王风还在说着话,我虽然没有专心听但我也知道他是在解释为什么他会出现。

我微微笑了下,说咱们找个暖和的地方谈吧。
我说,你是不是看了我的志愿?

王风沉默。

我说,你是不是喜欢我?

王风微笑。

我说,你是不是想从朋友做起?

王风目不转睛的看着我。

我说,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冷漠的人,但我不喜欢这种幼稚的行为。

话毕我就离开了。

头也不回的离开,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中浮现的是那次小光从我身上离开时的表情。

回到宿舍后,我对寝室的三个女孩儿说,晚上我们去喝酒吧!我请客!

我虽然不喜欢和人交往,但并不代表我冷漠。

在她们眼里,我只是个乖乖女。大家都很照顾我。

所以当我说出这句话之后,她们的表情都木了。

但是没有一个人拒绝。因为这是我们关系亲密的一次机会。而我也知道,这是我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敞开心扉。这将是我的一次蜕变。

我们来到学校外面的一家年代久远的KTV,这是舍长的提议。

每个宿舍里可能都有这样一位伟大的舍长,她起得比鸡早睡的比狗晚,虽然有时候也会比鸡睡的晚,但她依然是按时起床并积极叫大家起床的人。

就是这位伟大的舍长,她仿佛无所不知的个人魅力终于在这次喝酒活动中,落败了。

这家KTV隔音效果非常差,具体表现在两个方面:

1、我小铺的丫头欢欢在唱歌时,恰巧隔壁唱的歌到了高潮部分,这直接导致了我们听不到欢欢在唱什么,只知道她的嘴巴在一张一翕,表情非常纠结。

2、当欢欢的歌到高潮部分的时候,我们终于听见了她的声音,但是隔壁却推开我们的门让我们把功放声音开小些。

伟大的舍长这时第一次展现落败的个人魅力。

舍长是个大嗓门,别人都叫她老鸨。老鸨舍长在闯进我们包间人的面前拿过话筒唱起了老鼠爱大米。

我很庆幸那时候还没有爱情买卖这首歌,不然当天肯定会发生血案。

闯进我们屋的人可能感受到了低俗的压迫力量,很知趣的离开了。

如果大家喜欢我,欢迎关注我的新浪微博哈。我的个人资料里有。

舍长回头露出灿烂的露齿笑,我却觉得她的笑容有些残忍。

这时一名男性服务生敲门进来问我们要喝点什么?

老鸨姐收整笑容,调整了一下情绪,又拿出了以往淑女的姿态,拿过酒单,却没看。

直接问服务生,你们这儿有哪些酒?

服务生回答,有两种。

“哪两种?”

“一种真酒,一种假酒”。

服务生的幽默惹来了我们四个女生的爆笑。

老鸨姐笑不露齿的说,那给我们来一打便宜的真酒。谢谢。

服务生微笑着指了指老鸨姐手中的酒单,说,美女,我们这儿这种酒最便宜了,而且第二打半价。

老鸨姐扭头看了看我们。

我说,那就来两打吧。喝不了带回宿舍。

服务生点点头说,好。那几位还需要什么特殊服务吗?

老鸨姐看了他一眼,拿起话筒再次唱起了老鼠爱大米。

服务生全身而退。

“我觉得刚才那小伙儿不错,不像一般的服务生那么媚俗”老鸨姐拿着话筒说道,我堵着自己的耳朵,说:“舍长!小点声!”

老鸨姐把话筒关掉对我说,你感觉呢?那服务生怎么样?

我说我对男人不感兴趣!

老鸨姐白了我一眼说,也难怪你不喜欢,像你这么标志的女孩一定早就吃肉吃腻了。

我开玩笑道:“舍长!你在维护那个服务生哦!”

老鸨姐把话筒打开说:“是啊!我在维护刚才那个鼻梁高高的服务生!我就是觉得那个小伙儿不错!”

这时,那位服务生红这脸将两打啤酒拎了进来。

他看着我说,要打开吗?

舍长拿着话筒喊道:“问我!问我!”

服务生扭过头看着她说,美女,要打开吗?

舍长说,我在思考是让你帮我打开,还是我自己打开。

服务生说,那还是我来吧!

舍长说,不行,我看你现在情绪很不稳定,还是一会儿再说吧!

服务生说,我怎么情绪不稳定了,我这就帮你打开!

舍长说,不要啊!在这样我可要叫了!

我们听着舍长和服务生的对话,渐渐汗颜。

我从没发现,原来我身边的这三个姐妹都这么可爱。


大家想美哪个部位啊?- -
最后服务生扔下开瓶器离开了。

舍长无敌落败的阴影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中,我打开一瓶酒递给了舍长,又打开了一瓶酒递给了我下铺的欢欢,然后打开一瓶酒递给了舍长的上铺。我万万没想到,这次的举动竟然也在后来的日子里惹来了小麻烦。

当然,那件小麻烦我会后面提到。我现在要说的是舍长的上铺。舍长的上铺是个北京妞儿,因为她的口头禅是“你丫”,所以我们跟她叫“丫丫”。她是一个非常热情的人,如果把舍长比作是一位保姆,那么丫丫就是一位秘书。

她是一个非常细致的人,但是也是我们宿舍里我唯一看不透的一个人。

我们点了几首乱哄哄的歌,扎在一堆儿喝了起来。

我把我从小到大遇到的所有能想到的事儿,统统告诉了她们。她们的表情随着我的语速和语气变换着,她们时不时插上几句话表示一下自己的感受,或类似的经历。当我发现自己的语言有些杂乱,而她们的表情有些迟缓和夸张之后。两打酒已经被我们喝完了。

我说没酒了。

老鸨舍长说我去拿!

欢欢说啊?还喝啊,咱们还会去不?

舍长说,现在这儿个点儿估计是回不去了,咱们就在这儿通宵吧!

我看看没发表意见的丫丫。

丫丫冲我笑了笑说,喝吧!难得kk敞开心扉!

然后舍长屁颠屁颠的笑着跑了出去。

虽然我们屋里放着乱糟糟的舞曲,但我们还是听到了门外传来的“服务员!第二打半价!”
分页: «首页 ...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