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地地址: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27181680/ 杏仁。

我想八一八我那个“黑社会”老公。=-=

LZ的老公家在一个二线城市,单亲家庭,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28岁。
天蝎座的,LZ不知道怎么形容,总是很多时候让人觉得他很可怕。
说是黑社会,但说出来的东西显得还挺白的。
他自己开了个公司,租在写字楼里面,和一群白领们上下电梯。
但是实际上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不知道大家懂不懂,我们这反正很多有钱人不把钱存银行。
都是喜欢把钱放到类似我老公开的这种公司,然后他们再把钱借出去。
有借给个人的,有借给企业的,蓝后年底的时候公司再分红给那些人。
借出去的钱利息非常高,有时候放一千万钱出去一个月能收几十甚至几百万的利息。
老公和我解释这叫做短期拆借,不叫做放高利贷。
公司是经过正规注册的,严格来说只是擦了法律边缘而已。
蓝后公司出去收账的时候就有各种手段啦。
在国内,很多事情靠正规手段解决不了,有的人就喜欢雇一些社会人士啊什么的。
这是天朝国情有木有。
老公有两个结拜兄弟,一个哥哥,一个弟弟。
大哥做什么的老公不让我知道,说我知道了对我没好处,LZ是各种好奇。
三弟是看场子的,我们这边几个大的场子都是他手下的人看,场子你懂的昂,就是那种乱七八糟男男女女喜欢去玩的地方。
LZ是典型的小萝莉一枚,比我老公小了6岁。
矮油其实年龄不算小啦,也是25岁的人了。
但是LZ从小家教非常严格,读高中的时候和男同学同路回家被父母看到了也会要挨打。
念大学不在家住了,管得稍微宽一点。
但是LZ性格比较慢热,外表待人总是很冷,毕业之后居然不认识班上的个别童鞋。=-=
基本上社会经历无,与人交往的经历也出奇的少。
不过LZ在高三的时候秘密初恋过,后来夭折了。= =
大学刚毕业就遇到了现在的老公,以前被家里人保护着,现在老公也是把我保护的严严实实的。
所以LZ虽然对他的那个世界表示很好奇,但是他却从来没有让我深入他那个世界。
不过LZ耳濡目染多了,多多少少知道一点。
于是就想8啊~~~~~~~

现在的“黑社会”不像从来念高中初中那样什么什么打架啊大哥啊什么的。
都是一切合法正规的东东,但其实上……你懂的。
包括咱们天朝ZF,不也是黑白不明的嘛~是国情~~

能8么?该不会说LZ不和谐吧。0 0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7188612/
脱水地址,谢谢帮脱的亲。
好吧,似乎没人看,但是LZ还是要继续888888~

先说说我和我老公认识的狗血剧情吧~~
和我老公认识是在我的毕业晚会上,刚从学校出来又被人护在羽翼下了。LZ一生真的是没什么出息。
我们班那时候班费挺多的,于是晚会就办当时我们那里的一个五星级酒店。很奢侈哇~
先是在酒店吃了饭,然后订了酒店的一个大的KTV包厢。大家一起K歌。
LZ当天穿了一件白色的裙子,及膝连衣裙,小碎花,帆布鞋,长直发齐刘海,各种清纯。
其实我们那个时候已经比较流行黑丝了,但是LZ真心觉得两条黑乎乎的腿真不好看。
基本上毕业大家有点疯狂,很多女孩子穿得那个露哦,- -LZ感觉和那个酒店里面的包房公主差不多了。
已经结了,亲。
那天真的是很狗血,
五星级酒店里面居然也有人打架,我一直觉得那种大酒店应该要像韩剧里面演的那样,不能像那些夜总会那样混乱。
但是那天是真的打架了~好恐怖。
本来我们都在包厢里面唱歌,后面有点晚了,有一些同学就走了。
好多同学都是一对一对的,老早就两个人玩去了。
还有的去了酒吧什么的。
LZ这个麦霸,决定一直要唱到包厢时间结束。
当然也不止我一个人,还有几个同学,但是也不是很多了。
结果走廊外面打架了,打啊打啊不知道怎么把我们包厢的门撞开了。
然后又在我们包厢的地上打~
妈妈咪啊~;LZ真的是吓死了。
当时场面好混乱啊,桌子上面不是很多酒瓶嘛。都是同学们喝完的空瓶子。
那些打架的人就随手拿着往人身上敲。
LZ当时站在最里面的角落,那里有个唱歌的台子,LZ一直站那当麦霸。
我想跑出去根本没可能了,有的同学本来坐在沙发上的,全跳起来站在沙发上了几个人挤一堆大喊大叫。
LZ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害怕,却还是站在台子上,拿着话筒,还想着那些人打完了我可以接着唱。
那时候唱的是孙燕姿的第一天,很吵的歌,倒是给他们打架做了背景音乐。
其实我也不清楚到底是多少人打架,反正是两拨人。
酒店的那些保安啊什么的都跑来了,反正也拉不开两拨人,反正场面一片混乱。
蓝后,我老公就出现鸟~
咦,有一楼被删了昂,我还在回复呢,回复之后就不见那楼了。= =
没。 他身边几个朋友都没有的。

不过下面有的人身上就喜欢纹一些乱七八糟,一般都是一些90后的孩子喜欢纹。
当时打的很混乱,然后有个两个男的从门外进来了。
门口的人都自动让开了。
其中有个男的一进来拿了桌子上面的烟灰缸就砸向了液晶屏。一声响。
LZ吓死了,我的第一天还在放啊。。。。。。。
一声响之后就没声音了,两拨人停止动作。
那男的声音好大。
“要打找别的地方去,别弄脏了X哥的地方,打完了一边派一个人到我这里来说话,东西砸坏了对半给我赔了!”
LZ实在记不起具体说了什么了,反正就是类似这样的话。
那些人后来又吵吵闹闹的出去了,到底是什么状况我其实没搞得清。
那个说话的男的我后来才知道,是我老公结拜的那个弟弟,姑且我们就叫他三哥吧。
和三哥一起进来的那个男的就是我老公啦。当时还不是我老公,姑且就叫二哥吧。
之后三哥带着那些人走了,二哥在我们包厢门口看了一下,然后吩咐旁边的人,意思是要安顿一下我们,压压惊什么的。
反正后来那个穿制服的进来了,和站在沙发上惊魂未定的几个同学说了些什么。
意思是给我们换个包厢,然后酒水食品什么的随我们点。就是不要钱的那种啦~~~啊哈哈~
然后那些刚刚还很害怕的同学们现在又兴奋了,也拉着LZ一起,换了另外一个包厢,没刚刚那么大了,不过够我们几个玩了。
包厢是刚刚打扫出来的,因为LZ还闻到了之前在这玩的人留下的烟味和酒味。
那酒店生意很好的好不好,压根不会有这种临时换包厢的机会,估计之前玩的人是让给我们才走的。
于是在经历这种状况之下,我们几个人居然又开心的唱起了歌了。
那个穿制服的又进来,说叫我们弄几个人去点点吃的零食。
结果大家都不愿意去,估计是怕出去了外面又打架啊什么的各种混乱吧。
LZ也不敢去,哈哈~
结果那个人就出去了,过了一会,带了个男的一起来了。
那个男的就是我老公。
“刚刚的事情不好意思,你们是X大的学生吧,要不要吃点零食,没关系的,算是酒店给你们赔礼的。”
其实LZ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要对我们这么客气,其实当时就算是把我们不管了出去了我们也不会说什么的。
反正大家都扭扭捏捏,LZ就看不惯了,于是就跟着他一起出去了,在酒店的超市里选了几样零食。
LZ不敢多拿,随便拿了点就说够了够了。
那人还一直往我篮子里面放,LZ赶紧说我们就唱完了,不吃这么多了。
LZ其实有些紧张,那个时候感觉他就像是个社会上的人,下意识是抵触的。
东西挑完之后LZ就回包厢了。
又是继续唱歌什么的。
后来,他又来了。= =
我后来问过他,是不是对我一见钟情了所以才老是来找我们的。老公死活不承认。
他进来给我们敬酒。= = 太神奇了。
我记得当时LZ唱的是粤语版的傻女,很拿手的,于是我不想切歌。
他给我那几个同学一起喝了酒,然后也没走,还坐在沙发上了,和他们说些什么,就一直等我唱完了才起身。
又嘱咐我们好好完,就走了。
那时候看我老公没什么感觉,个子很高,身材很壮的那种,长得很立体,但是也不算很帅,只是很有气场那种,一个圆寸,眉毛很粗。
他走后我们几个同学就异常兴奋,看着LZ,然后神神秘秘的唧唧歪歪。
分页: «首页 ...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