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地地址: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27217153/ 白开水

【直播】隔壁的小妹妹让我欲罢不能,一个悲催的25岁男人。转自wow

转自wow贴吧。

故事是这样的,大学毕业以后,我找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虽然靠着微薄的工资难以在市区内买一套哪怕是50平米以下的房子,但是一个人租一套两居室还是可以的,只要不乱花钱,我每月的薪水剩不下什么,过得还算比较舒服,唯一比较遗憾的是一直找不到女朋友——原因很简单,一个来自农村的穷矬丑,买不起房也买不起车,不会有任何丈母娘看得上我。家里说,等你再工作几年,家里就把房子卖了,在市内给我买一套比较大的房子,父母也可能一起搬进城里住。


因为没有车,又不想骑车子,更不想花钱坐公交,所以我在公司附近找了一个比较陈旧的小区租了一套两居室。第一由于我比较胖,想住得大一点;第二,由于比较懒,大点的房子可以把各种随便丢,省的收拾;最重要的,剩下一间可以租出去,既能小赚一点,万一碰上个单身粉木耳更是完美。不过比较悲剧的是,来过几个租房子的,不是单身男,就是一对对的情侣,都不想租,所以剩下的一间始终空闲着,倒是经常有几个同学或者同事来找我喝点酒,打打牌,搞得房子里边一堆剩酒瓶子,墙都快被烟熏黄了。所以,我为数不多的打扫房间,都是因为开派对之后。


在这个陈旧的小区住着的大部分都是租房客,很少有原住户。能买得起房子的人早就买了新房搬走了,这个小区最大的作用就等着有开发商来进行再开发,不过不知道这要等到猴年马月了。当然,即便是这样,也没有我的份儿,我现在就等着什么时候收入比较多了之后,让老爸老妈卖了老家的房子,一起住过来。


非常巧的是,我对门就住着一个原住户,一对夫妻和他们的女儿,一个上高三留着两个小辫子的女孩。这家人都是早出晚归,基本上也就是偶尔我去上班的路上能看见一下,其他时间基本上看不到他们的,尤其是辫子妹,高三课程比较重,大家都是过来人,懂的。据了解,对门的夫妻同在一个企业上班,男的是个电工,女的是会计。让我比较留意的还是辫子妹,原因只有一个,辫子妹身材确实非常火辣,而且论长相,也可以打个7分。

电一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7217153/?start=100

电二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7217153/?start=200

电三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7217153/?start=300

电四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7217153/?start=400

电五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7217153/?start=500
对于一个没有女朋友的矬男来说,辫子妹的出现让我如沐春风,我暗自庆幸上天让我的对门是一个如此清纯美丽的高中生,非常不好意思的是,我曾经幻想着辫子妹撸过。

不过一个偶然的发现让我彻底改变了对辫子妹的看法。

那是去年年底的事了——临近年底,公司效益不错,老总大发慈悲,每人都发了一笔数额不小的过节费。而且由于去年年底的时候我正好刚刚进入公司整三年,年终奖自然比以前多了不少,一万块。这对于我来说可以说欣喜若狂。这可是我平时好几个月的工资啊,拿着这一万块,我盘算着给老家的父母多买几件衣服,而且可以买一个心仪已久的爱凤丝,说不定还可以去骗个女朋友。


沃尔玛超市——这是我消费的第一站,到超市里边大肆采购一番,成就感油然而生,我甚至看到结账的收银员小妹朝我投来暧昧的眼神。看到这种眼神,让我这个矬男顿时坚硬起来。结账之后,我拎着三大袋,四小袋战利品往家走。在超市门口突然发现了对门的辫子妹,和她的一个同学也在逛街。她这个同学的打扮差点让我当场就泄出来。超粉色的羽绒服小夹克,比腰带长不了多少的热裤,一双晶莹的黑丝袜包裹着修长的床腿,黑色的靴子更是充满了撸点。尤其那双带着亮晶晶点缀的黑丝袜,我赶紧用购物袋挡着了已经支起的帐篷。


虽然知道她这个同学肯定是个黑木耳,但是我无法遏制自己勃起的冲动。于是我悄悄的跟在她们后边一点点,眼镜一直盯着她们俩的腿和翘臀。出了超市之后,她俩走进了一家咖啡馆。我返回超市,把买的东西都存在了超市的储物柜里边,也一个人进了咖啡馆。

进去之后发现里边都是小包厢,傻眼了,我不可能张嘴问服务员,刚才那两个小妹妹在哪个包厢吧,这可如何是好。

“先生,您几位?”服务员已经是第二遍问我了,我张着嘴不知道怎么回答。

故事之所以成为故事,就是因为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

正在我发愁的时候,辫子妹的黑木耳同学居然从一个小包厢里边走出来了,很明显,她是要去洗手间。

我敢说,如果没有服务员看着,我可能会冲到女厕所里边把她的黑木耳用手机拍下来。当然,我只是心里这么想的。不过我看到进了厕所,不由的开始性幻想,幻想她尿完之后滴着水珠的黑耳目,幻想她翘起的PP,幻想她穿着黑丝的双腿。“先生,您自己吗?”服务员第三次问我了。


“就我自己,来一杯沙冰,薄荷味的。”说着,我径直走进了她俩隔壁的包厢坐了下来。

服务员追着我进了包厢,“不好意思,先生,我们没有薄荷味的。”

其实,我知道没有薄荷味的,只不过我需要一点冷的东西来降降温,因为我现在已经浑身燥热了。

“先生,你可以要香芋味的。”

我随便应声了两句,把服务员打发走了,心想:吗的,挺有气氛的咖啡馆找个男的来当服务员,难不成老板是个基友。


很快,我点的东西上来了,服务员出去后,我把耳朵贴在墙上听她们说什么。

不过很奇怪,隔壁没说话,只有勺子碰撞杯子的声音。

我的一杯沙冰都快吃完了,隔壁终于说话了——

而且对话的内容,让我目瞪口呆。


“6000!差不多了,现在就这样!”这应该是黑木耳的声音,我听过辫子妹说话,不是这个。

“你别说了,我不干!”辫子妹的声音,“我又不缺钱,缺钱也不干那种事。”

“那随你便吧,我第一次的时候给了我5000。”

“……”“现在每次连1000都不到,****的,臭男人!王八蛋!”

你可以想象我当时的惊讶状态,我**个黑木耳大臊B,居然是怂恿辫子妹去卖处。我一直还以为这都是电视上的故事呢,原来真有这种事。如果辫子妹6000肯卖,我就出7000。爱凤丝不买了。

我一边愤怒着,一边把最后一点沙冰吃完了。

“那你不上学了,你爸妈知道吗?”这又是辫子妹的声音。


“早就知道了,我爸还打了我几次,我妈就天天哭,麻烦!”听见对面有打火机的声音,应该是黑木耳在抽烟。过了几秒钟,又有打火机的声音,难道这黑木耳一次抽两根?



听到这里,我之前硬又黑已经变成了蔫又黑。这黑木耳果然都没有什么好东西,辫子妹不谙世事,听不出来。我在这里已经听出来了:肯定是黑木耳的男人看见过辫子妹,就怂恿黑木耳来拉辫子妹下水,现在这都是tmd什么世道,我也只不过是幻想着辫子妹撸过几次而已,都不敢多用。大部分时间都是对着日本片同步进行的。



接下来的内容,都是两个女孩子再讨论同学和衣服了,没什么意思。我就结账从咖啡馆出来了,回去超市取回了我的东西回家了。到家门口的时候,我没有掏钥匙开门,站在房门对着对门发呆。要不等等对门的辫子妹回来,然后教育教育她,让她远离这个万恶的黑木耳?


发呆的时候,辫子妹和黑木耳从楼下走了上来。看见我在门口发呆,辫子妹破天荒的对我笑了笑,然后说:“没带钥匙?”

鬼使神差的,我点了点头。说实话,我当时是被辫子妹的笑容迷傻了,根本没听见她说的什么。

“那你怎么办啊?”

这时,我才回过味来,急中生智:“我已经给房东打电话了,他说晚点送钥匙过来。”

辫子妹看了看黑木耳,说要不你来我家坐坐吧。黑木耳没说话,只是笑了笑。看我没反应,辫子妹又说:“我家没人。”


可以想象,这句话“我家没人”对于一个撸管的穷矬丑来说,无疑已经是一个撸点了。瞬时间,我下边的大脑告诉我——你要是不去,你就是S B。

我看着黑木耳,说:“方便吗?”黑木耳看了一眼还是没有说话,辫子妹说:“来吧,这是我同学。”


第一次进辫子妹的家,屋子里边到处都是撸点。门口放着辫子妹的各种运动鞋,老实说,她的刚脱下的运动鞋就已经能让我射一个晚上了。更有撸点的其实是黑木耳,她脱下靴子,修长的双腿,精致的双脚,还有外边那层晶莹的黑丝袜,我感觉自己都要喷薄而出了。

“坐吧。”辫子妹指着客厅那个唯一小沙发说。我还没坐,黑木耳已经一屁股坐了过去,而且坐在了中间。辫子妹进屋了,我有点儿尴尬,黑木耳坐在中间,说明如果我要坐沙发的话,势必要非常近距离的挨着她,我怕坐上去不到2分钟我就已经硬的把裤子捅破了。


黑木耳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窘境,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沙发,屁股往边上挪了挪。我涨红着脸坐到了另一边,如果黑木耳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手的话,估计她已经看到我下身的变化了。

我幻想着:黑木耳是个**,她看到了我的硬又黑,然后迷恋上我,晚上跟我papapa。

我一边又告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不然一会裤裆湿了岂不是要以死以谢天下?


我想,大部分wower男已经都能理解,我当时最想的是回家脱了裤子好好撸一管。不过我还不能这么干,因为我刚才说我没带钥匙。

正在思想斗争的时候,辫子妹换了一身比较家居的衣服出来了。还端着两杯水,一杯给了黑木耳,一杯给了我。

“你不是本地人吧。”黑木耳问我。

“不是。”我一边回答,一边不停的漂她的腿。

“你在哪上班?”

“尤奈特软件。”

“哦,听说过,据说这个公司很不错。”黑木耳说着掏出了一盒烟,“你是搞软件的?”

“不是,我做人力资源的。”

黑木耳递给我一根烟,“那你应该挣不少吧。”我笑了笑,不置可否。


“现在学软件是不是过时了?”这是辫子妹说的。

“没法说,现在搞考古的一样挣大钱。”

她俩笑了起来,尤其是辫子妹,笑得能迷死人。

“那我不如报大学的时候学个考古。”辫子妹说。

“你现在高几?”

“高二,明年就高三了。”

“上了大学最好考个共舞源。”我说。“得了吧,共舞源哪那么容易啊,我有一哥每年都考,每次都考不上。”黑木耳是个经常抽烟的人,她居然很轻松的吐了一个烟圈。


分页: «首页 ...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