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地地址: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28931832/ 蘑菇先生

挖坟贴!!一个医生的雷人见闻——我决定分享一个很黄很暴力口味很重的,让你们明白X教育的重要性!!!

1.某日中午,夏天,太TMD热了,我吃完午饭,躺在值班室的床上正打算睡会,就听见外边一中年男性的呻吟。正在想来病人了,午觉睡不成了,一女的就凿诊室的门。
匆匆披上大褂,开门一看,我震精了。此女长的相当之漂亮,年纪30上下,穿一件睡衣(吊带裙那种的),凸点不说而且相当之透(貌似没穿NK)。身后站一秃顶中年男性,痛苦面容,也穿着睡衣,用手捂着下面。
我赶忙问怎么了,此女顿时脸红,男的说下面受伤了。我一看男的睡裤上并没用血,估计不是刀伤之类的。然后问怎么弄的,此男支支吾吾不说,倒是那女的很放的开,说:他刚才跟我XXOO的时候弄伤了?
我:什么?XXOO弄伤了?
女:是啊。
我:这样怎么会伤呢,伤哪了?
女:我也不知道……
然后将他们领到治疗室,男的脱下裤子,我带上手套提起此男YJ,然后看到冠状沟下方有一个1cm不到的皮肤裂伤,创口边缘不整齐,明显不是割的,是撕开的,出血倒是不多。也难怪,此女太X感了,男的还能不卖命吗?不过这么热的天气,唉——我也硬了。
我:你用多大力气,这里都被你撕开了
此时此男放开了
男:不是,我是暴 暴暴 菊花 的时候给弄的
我:……
我:这个要缝合,这里末梢神经丰富,很疼
男:大夫,不打麻药的吗?
我:我打麻药也是一针,缝也是一针,反正怎么都要疼的
男:那算了,直接缝吧
然后拆包,消毒,换手套,铺洞巾,持针器将针夹好…………
然后就听无比惨烈一声惨叫(抱歉,我这里只能用惨烈形容),缝合完毕,然后将绷带一圈一圈的绕起来,这时问题来了,这个YJ不硬的时候是自然下垂的,无法保持站立的位置而我需要这个位置,只好找来个纸杯,将底去掉,套之,大家可以想想这个画面……

此病例告诉我们,菊花不是乱暴的,一定要暴,一硬度够,二润滑够。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8931832/?start=100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8931832/?start=200
2.某日,上午,一老爷子领着她孙女,孙女说她肚子疼。
我:多大了
孙女:14
我:疼多长时间了
孙女:好几个小时了
我:躺下,我看看
然后此小姑娘比较胖,肚子挺圆的,但绝不是胖的那种圆,我诧异,听诊器听之,不好意思,我又震精了,胎心(医学术语,就是胎儿心跳的声音),复听之,胎心,绝对是胎心。
我:大爷,您孙女怀 怀怀 怀孕了
大爷:什么?你怎么当大夫的,不要满嘴喷粪,我孙女才14……
此后是长达10多分钟对我的人身攻击以及谩骂
我:您先不要着急,不行先查个尿妊娠试验
大爷:好,如果不是我弄死你(大爷很彪悍)
我:先去卫生间留尿吧

然后两人离开,我长嘘一口气
约莫几分钟的样子,保洁员冲进我办公室:X大夫,不好了,有个女的把娃娃生厕所了
我:(×&……&%%¥……%……&

此病例告诉我们,现在的女孩早熟,X行为我不反对,但之前一定要X教育啊
3.某日午夜,救护车警铃大作,迷迷糊糊,披上大褂爬起来。
然后看见120医生将车后门打开,很费力很费力的在从车上往下抬人,我正在想多胖啊,需要这么费力的说,赶紧过去帮忙。
太不好意思了,我又震精了,发现是两个人在一个担架上,一男一女,男的在上方女的在下方,没穿裤子的说。
好不容易将俩人挪到抢救床上,生命体征检测一切正常。松一口气,至少目前没事。
我:这个这个,你们怎么回事?
男:大夫,实在不好意思,让您见笑,我们在XXOO
我:XXOO?!不好意思,那你打算还要在这里继续么?
男:不是,大夫,我们 我们在山上的树林里XXOO,然后她的P股不知道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后来我发现我出不来了…………
我…………
然后我探头过去看了一下,我硬了,什么立花里子,什么饭岛爱,什么武藤兰,在现场直播面前全部都是浮云,浮云
估计是女的YD痉挛了,又加上紧张,所以男的就出不来了,然后让护士扎好液体,镇静之,肌松之
费了好大的力气,总算是出来了,然后此男一句话让我彻底崩溃

大夫,实在实在不好意思,TT留在里面了
我:(×&(&……&……%……&……%

此病例告诉我们,野战可以,我不反对,还比较有情趣,但首先,请评估周围环境
4.某冬日清晨,我由于值夜班,正起床写交班记录,然后看到有3个人从我诊室门前路过,但路过的姿势很怪异,是我们小时候经常玩的一个游戏叫排火车,他们是以这样的形态过去的。
正诧异呢,他们有折回来,一老年男性一探头:大夫,急诊看病是在这吧?
我:恩,在这,您怎么了?
老年男性:不是我,是我儿子。然后回头:赶紧进来
我又不好意思了,我再次震精了
只见一老爷子在前,一老太太在后,一30+男性在中间,然后老爷子和老太太手执一床单,床单从那男性两腿间穿过,然后老爷子和老太太用床单兜着那男的下面。
我很奇怪,问:这是怎么回事?
男:大夫,我受伤了(表情极其痛苦)
我:别着急,坐下慢慢说
男:要能坐下就好了,我还是站着吧
我:哦,那说说伤哪了
男:伤下面了,是这样我下班抄近道翻墙,滑了一下,就骑墙上了,当时疼,但也没当回事,一宿过去发现肿了。
我:哦,那脱下来我看看
诸位,当我看见的那话儿的一瞬间我只觉菊花一紧,并且蛋疼,是看得我真的蛋疼。
我只见他两腿间一个红色的排球
一点不夸张,是排球。上面的血管的分布走行异常清晰。
我用手指轻轻的触了一下,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
我:小X,赶紧请泌尿外科会诊,×&…………%……%&×
然后我们医学有一个诊断,叫
骑跨伤

这个病例告诉我们:人要成熟,多大岁数的人干多大岁数干的事,墙不是乱翻的。

5.某日午饭后,急救车警铃有大作,我严阵以待。
送进抢救室后是一青年女性,但此女一直在重复的嚷着4个字:我要日 B
然后整个抢救室里一直不停的回响着:我要日 B 我要日 B …………
旁边站一男的,问之是他老公,只是说头晕
第一反应一氧化碳中毒,但是秋天,而且屋里没炉子,而且是天然气,怎么回事?嗑药了?
问了半天,男的只是说女的中午蒸了几锅馒头
然后此女开始撕扯自己的衣服,赶紧镇静之
详细问,最后道出昨日男的看见有人推销炉盘上的据说有聚火节能之功效的聚火盘,购买后使用
我想坏了,天然气燃烧不充分,一氧化碳中毒了
立即高压氧之

回来之后女的已经清醒,但只能用“衣不遮体”来形容了,然后很“暧昧”的给我说了一句话:大夫,刚刚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医护人员当场石化

这个病例告诉我们,天然气燃烧不充分也要形成煤气的,初中化学要学好。
6.某日晚间,急救车又警笛大作(为什么又是急救车,因为我天天跟它打交道)
到抢救室后见一女性,30左右年龄,老公陪同。只见此女面色潮红,眼神迷离,答非所问,
检查之生命征平稳,松口气。
问:怎么啦?
老公:她吃了点药
我:药,什么药?
老公:猛药
我:什么药来着?
老公:猛药,勇猛的猛。就是路边夫妻用品店买的,本来说晚上办事,她按说明吃了两片等了一会不起作用,然后又吃了两片,还是没作用,然后就吃了一板,就成这样了
我:药盒子呢?
老公:给,这个就是
我接过后详细审视:无厂家,无成分,只有简单药品使用说明,上印刷着一金发碧眼、衣着暴露之海外女性热血青年,旁书:猛药
我诧异,估计此药含精神类药品,导致病人幻觉,走到病人身边打算仔细看下瞳孔,忽然、突然、我一不留神,被那女的一个熊抱,然后热辣辣在我脸上一记热吻。
我医护人员及她老公当场石化
此时,此女在旁嘴里哼哼唧唧,诸位想象一下当时场景。

立即洗胃,补液,利尿,导泻之

次日查房,此女已清醒
我:怎么样?
女:谢谢大夫,好了
我:还敢乱吃药不
女:我下次不吃这么多了
我:以后不许吃,(×&×&……×&……%&……

此病例告诉我们,世上本无**,无良奸商一面粉片子忽悠之,恶毒的时候加点致幻剂。
7.末日夜间,急救车警笛大作(我实在不想再码这几个字,但又怎么开头呢)
一女性,30左右,裙子被鲜血染红,陪同一男子。此女长的那叫一个沉鱼落雁,那叫一个闭月羞花。
立即检查,血压80/60mmHg,已经失血性休克。
补液,查血常规,血型交叉配血
赶紧检查,会 阴 部刀伤。
用纱垫赶紧填塞,心疼之:如此绝色女子,谁人下此狠手。
我:怎么弄的这么严重
女:我老公拿刀子捅的
我怒视那男的:小X,赶紧报警
男的见我瞪他:大夫,不是我,我不是他老公,您赶紧报警吧。
我:病人病情严重,生命危险
然后请妇产科、泌尿外、普外科会诊

正抢救呢,只见一男子酒气汹汹,光膀子手持一利刃冲进来,跳上办公桌
醉酒男:你们TMD都停下,谁敢救她,我跟谁玩命。
我心想正主来了,马上怒斥之:你谁,滚将出去
醉酒男:我是他老公,这里没你事,你TMD最好别管,你们一对 奸 夫 淫 妇,我弄死你们,说着手舞独孤九剑,脚踏凌波微步冲将上去,我医护人员及保安以乾坤大挪移之法,将其制服。
诸位,到这里,关系应该明了了吧。
后来,此女YD与直肠贯通,YD与膀胱贯通,**锐器伤。估计刀子捅进去以后还转了两圈。唉,遗憾啊

此病例告诉我们,尊重你的另一半,不爱就是不爱了,告诉他/她,冲动是魔鬼,任何时候不要触犯法律,愤怒之时不要饮酒
8.某周末上午,一中年男性领着一少年进到诊室
中年男:大夫,看病是在这里吗?
我:是啊,您哪不舒服
中年男:不是我,是我儿子
然后中年男对少年头部一巴掌:快跟大夫说!
我:别打孩子,哪不舒服,跟哥哥说?
少年:我把东西套DD上取不下来了
我:……
我:脱下来我看看
只见冠状沟的下方套着一轴承,上面肿胀青紫,诸位,那颜色和形状像个李子。
没错,是个“李子”

我:别着急,到泌尿外住院吧。
然后目送他们离开。

后来我回访,了解到那个轴承相当之难取啊,因为轴承(轴承就是两个钢圈一大一小,两钢圈中间放着钢珠的那个东东)乃最硬之钢材所造,用神外的电锯,最后电锯坏了。听泌尿科大夫说上端放血都没取下来,后来就转院了。(我不是泌尿科大夫,请高人解答如何取的)

此病例告诉我们,对男孩,X教育同样重要,X需求是人类的第一层需求,一位的封堵适得其反。

MOP的。。。
9一天午夜,我在值班,突然急救车警笛大作
一女性,长得真是肤白貌美,美腿修长。
担架上还有一个大狗趴在身上

到抢救室一看
狗还在
我:狗怎么还在
女的满脸通红
不说话
我继续问你不说我怎么给你看
女的:我要能把它弄下啦还来着做什么。

我过去一看还衣不附体,我顿时又硬了。

仔细一看原来,和那个狗合体了。
怎么弄也拔不掉。


后来后来就送手术室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这个女的肯定不玩豆瓣




分页: «首页 ...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