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地地址: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31171632/ 段白衣

【直播】日常更==“被她带回家后门被反锁剪刀腿制住死活不让走”




我第一次遇见她,是她来找住我们宿舍楼的朋友借被子。

宿舍楼的一楼是空荡荡的大厅,有几张沙发和一张大茶几。我和几个中国朋友正窝在沙发里三国杀,复杂的卡牌把经过的国际友人们唬得一愣一愣。

然后她就咋咋呼呼的出现了。穿着一件格子小衬衣,短靴。眉线精致,眼睛晶亮晶亮,仿佛能滴出水来。典型的天蝎桃花眼。

她不客气的往茶几上一坐,就和我们来了局三国杀。

我不负众望的第一个被杀死,然后就得闲看她和她的朋友一个甄姬一个大乔,杀来杀去。

眼看着她等的车就要到了,她还慢悠悠的“洛神”,我就觉得,这操着一口京片子的姑娘有意思。

我不知道的是,其实那天的她早已知道我的存在,甚至知道我是格子控。并且于不久,她连着梦见我三次后,做出了要追我的决定。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1171632/?start=100
第二页就会播到大家喜闻乐见的反锁门剪刀腿了!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1171632/?start=200
喜闻乐见的咆哮版在第三页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1171632/?start=300
喜闻乐见的家有虎妻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1171632/?start=400
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继续播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1171632/?start=500
众望所归的滚床单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1171632/?start=600
好吧继续缓慢床上滚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1171632/?start=700
屌丝流水账慢慢播o(╯□╰)o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1171632/?start=800
来个相册嘛 双蝎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1171632/?start=900
小羊LZ送考拉的自翻页!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1171632/?start=1000
小羊LZ不开心!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1171632/?start=1100
H到一半被叫门?!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1171632/?start=1200
LZ死回来了!!!!!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1171632/?start=1400
要变TT恋了喂!!!
第二次见到她,依旧是她来找她住在我这一栋宿舍楼的朋友玩儿。

这次她把头发放了下来。

她的头发很浓密,发梢微卷,像海藻一样披散。配上她深邃的轮廓和眉眼,相像极了混血或是维族姑娘。

我和她在楼梯间擦身而过的时候,她的明艳让我不敢直视,而是掩饰的打了招呼,用玩笑藏起慌乱。
第三次和她正面接触,已经是在和她在网路上有些相互的调侃后,猜到她是双性恋,并且了解到她在国内已经有一女朋友的背景下。

她通过我们共同的朋友T邀请我去她的小窝吃饭。在她通过T的口来问我是否接受Les之后,这次请客的目的有些昭然若揭,我想尽一切办法还是没有推掉这次的邀请。

欧洲的初冬寒意初现。

我穿了件灰色呢子大衣,里面是件蓝色的格子衬衣,去会会这个在我所在的小城市,传说中的风云人物-------也就是她。


到了她所在的小楼。

她从窗户探出头来,微卷的秀发在空中扬起。她笑眯眯的,吆喝着我接着,然后将钥匙扔了下来。

我狼狈的没有接住,在她的大笑中捡起钥匙,再抬头,她已经消失在寒气里。

上楼去,她又是一件小格子衬衣,汲着拖鞋在厨房里捣鼓。

她还请了两位相互相识的朋友,我一进房去,她们便撺掇着我去厨房帮她的忙。

厨房甚小,我就将将贴着站在她身后,感觉她娇小的身形,自己完全可以包裹起来。

她回头朝我一笑,眉目含情,我却猜不出意味。

然后我见她朝我笑了笑,便拿片刀飞速“梆梆”几下,凶狠的拍烂了一个大黄瓜。
继续~
聊天的时候发现她是个北方豪放的姑娘,做得一手好菜。

刚刚吃完饭,她就从酒架上面啪啪啪拿下来三瓶酒,其中一瓶龙舌兰。

我想,该不会是想试我酒力吧。

她熟练的切了柠檬拿来了盐。我看她教两位朋友喝龙舌兰的方法,有些走神,瞟到她的酒架,伏特加,威士忌,金酒,利口酒,果酒,一应俱全。

酒中高手!
不会吧...楼主紧张
她明明长得甜美,却浑然一股塞北人的豪放气息,完全不把自己当姑娘。倒酒的时候一点儿不客气,恨不能把长杯都给满上了。

一二三。四个人同时舔一口手背上的盐,一口闷掉龙舌兰,然后迅速咬住柠檬片。

时至今日我还想念当时,喉咙到口腔的烧灼感和刺激,还有扔掉柠檬片后抬起头的瞬间,看她蹙着眉,在灯下点起烟的光景。
喝到最后,柠檬已经用完了。她又拿来血橙切开,充当柠檬片。

她在灯下抽烟的样子很性感,很迷人。空气中都是她烟丝的味道。

樱桃味,淡淡的,有点甜的气息。

---------------------------------------------------------------------------------------------------------
因为晚上十点,宿舍楼里还有一场国际友人大爬梯,于是我和朋友向她告辞。

她表示她也要到一个朋友家去继续喝酒聊天,便一起出了门。

她穿了件深绿色呢子大衣,长发披散着。等bus的时候,在酒精的作用下,尽管没醉,我们都有点微high,在空荡荡的大街大声说笑着。

她突然说头有点晕,歪歪斜斜的便栽进我怀里。额头顶着我一边的肩窝,小脸陷进我灰色的呢大衣。

我不敢动。一直站定了好好做她的栏杆。看了看她身边一脸无辜的好友T,我安慰自己,尽管她和T熟,但是T不够高,靠靠我这个新结识的朋友,大概是比较舒服吧。

看来也是好酒之人啊哈哈~
分页: «首页 ...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