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地地址: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35479598/ 刘巴赫

##直播##!!那些年我约过的女孩

其实说来也惭愧,人家都是现场直播,精壮的小伙儿左手搂着妹子舌吻右手拿着手机狂播,而我,趁着这望逼空流泪之际,只能写篇回忆录,缅怀那些在我成长路上添砖加瓦的雌性。

看不惯这种回忆录形式的直播,请你喷到我找不到北。


姐姐二层: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5479598/?start=100&post=ok#last
姐姐三层: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5479598/?start=200
姐姐四层: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5479598/?start=300
姐姐五层: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5479598/?start=400

六层挥手跟姐姐道别,迎来南京小骚妇: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5479598/?start=500
七层小骚妇加油码: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5479598/?start=600
八层纠结版聊火热进行中: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5479598/?start=700
九层M十年孽缘: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5479598/?start=800&post=ok#last
因为LZ在帝都念的大学,所以故事大部分都是发生在这4年寂寞又放荡的岁月里,在那个纯真的年代,LZ约过各种各样的女子,良家的,败家的,学生妹,OL,别人的二奶,餐厅服务员,马路上卖驴肉火烧的,等等。

这第一个要播的,是个大我四岁的姐姐。
亲,你好恶毒。
LZ在北京学的是英语专业,之前又有过留学经历,所以口语在学校里基本是秒杀一切的水平。在当年,学英语的孩子们都喜欢去英语角锻炼口语,因为我们觉得说洋文是件洋气的不得了的事情,而我,更是洋气出了翔。
帝都,有着各种牛逼的场所,为不同的人群提供着每天必须的营养。而英语角,在全国也是首屈一指,地址就在人民大学东门往里走约50米处的喷泉下。每逢周五晚上,必是人满为患,骚气冲天,聚集着各种天南海北牛逼的人物。有老外,有学生,有学者,有北漂,还有我这种冒充锻炼口语,实则是心怀不轨的流氓。
LZ在英语角跌打滚爬多年,约过的女孩有过四五个,而刚才说的姐姐,是从内到外LZ最喜欢的一个,完爆其他所有PY无死角。

依稀记得应该是在2002年的秋天,也就是十年前的一个周五,我在学校一如既往的点了土豆牛肉盖饭和鲜橙多,酒足饭饱之后,怀揣着我积攒了一周的精壮,和猥琐的理想,要在天黑之前赶到人大,好趁着有光的时候,看清每个人的脸。

写到这儿,得跟大伙儿分享个背景,人大英语角是每周五的晚上举行,室外,没灯。所以天黑后大家就等于是摸黑聊天,可谓夏练三伏冬练三九,没空调没暖气,饥寒交迫一碗粉。是什么支持了我这么多年的孜孜不倦呢?你们懂的。
当我一头扎进战场的时候,天还没黑,跟往常一样的人满为患。我借着日落前最后一丝亮光绕场环视一周后,映入眼帘的竟全是歪瓜裂枣,不是没法看的,就是身边有人的。

其实我倒也习惯这种失望,因为空手而归的次数毕竟要远远多过鱼米满仓,但是这仓只要满一次,就够用半年的。于是我不咸不淡的随便找了一撮人挤了进去,站在旁边做听众,一言不发,等待机会的到来。
不会,LZ坚挺的一逼,但是我想写的可多,不知道你会不会等到阳痿。
那伙人,在天刚刚黑的时候聊尽了所有话题,一拍即散。我,和我猥琐的理想,再次孤零零赤裸裸的站在人群中失去了焦点。

而就在这时,转机出现了。
我这儿还有卖火车票黄牛的,小香蕉,稍安勿躁。
分页: «首页 ...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