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地地址: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41715635/ 十三姨丁小宝

屌`丝们甭约`炮了,去三里屯捡免费`鸡艹就是了

首先声明下
这是一篇吐槽文
叔尽量用平和的语态去讲这个故事
本来已经过去很久
但叔今天凑巧看了几篇关于关于穆斯`林强`奸的新闻
以及前些日子一个英`籍老外在北京大街上强`奸中国女孩被打
据调查那个英`国人也是穆斯`林移`民

于是叔决定讲一个关于三`里屯的故事





完整脱水版在这里

http://www.douban.com/note/290329812/
大概是两个月前吧
那天叔正睡的昏沉
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
拿起手机一看,才凌晨四点半,是个陌生号码
心里正骂娘,接听之后是个颤抖的女声
对方在电话里喊着段哥你快来救我,求你了
叔顿时就醒盹了,睡意全无
叔问了一串问题,才搞明白对方是谁,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叔之前的一个乙方公司的老板助理
独自一人在三里屯喝酒喝醉,已经走不了路的状态
想硬撑着回家,结果被人尾随,几次企图劫持她,被她尖叫逼退
但对方依然穷追不舍,她现在被逼的躲在一个酒吧里
叔顿时心里一阵不爽
本来和他们公司合作已经结束
和她也只是因公见过几次面而已,电话都没要过
估计是她有叔的名片,之前存过叔的号码
叔已然不是第一次因为住在三里屯而被喝醉的人叫去救场了
但这种时间真他妈是第一次

先说下那个姑娘
首先她不是什么外围脏蜜
就是普普通通的一个白领姑娘
刚工作不久,对一切都充满好奇心
长得干干净净穿着也算得体,看得出家境和教养都还算不错
但性格非常懦弱,略带一些愚笨
对老板唯唯诺诺
对客户毕恭毕敬
气场更弱的一塌糊涂
按叔的看相经验,一脸任人鱼肉烂桃花的命
叔不知道她这种姑娘在这个时间出现在三里屯是个什么意思

虽然从交情上讲叔完全没必要去管这码子事
她完全可以打1·1·0找警·察叔叔
但从江湖道义上说叔还是动了恻隐之心
估计这姑娘也是打了一通电话没人管她
毕竟这个时间了


叔一边心里骂着娘一边爬起来穿衣服
没洗脸没刷牙的就冲了出去
还好叔住的地方离她在的那个酒吧走路也就十分钟的距离

叔一路小跑
披星戴月的赶了过去
虽然天已微亮,但那星光还是让人心里发慌
路上连车都没有几辆


才走没多远,路上就遇到了一个“免费鸡”
恩,各位屌~丝,你们的福利故事开始了
叔正一路狂奔呢
突然被迎面晃悠过来的一个姑娘拉住胳膊

当时吓了叔一跳
那姑娘一身黑色紧身衣
娇小的身材,应该不足一米六
浓妆之下看着也就二十出头的年纪
8分的脸
8分的身段
低胸T恤里面的深沟也确实足以吸引叔的眼球了
目测起码有E
似乎也是刚从夜店里出来
但人还算清醒,只一脸疲惫的样子

她拉着叔的胳膊说:哥哥,太晚了我回不去家了,能收留我一天么,醒了我就走

叔顿时就明白了,这是没把自己送出去的脏蜜,找收留呢

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叔
继续用她那满口的东北口音在絮叨着什么
似乎是想吃点东西,不要叔的钱也不给叔添麻烦之类


叔心里顿时骂娘啊
麻辣隔壁啊,叔这火烧火燎的赶着救人呢
想挨·操也别这会儿添乱啊
叔虽然御女无数
但叔从来不泡酒吧
更从来都不去夜店
叔对这种混迹风月场所的女子更是避之不及
给叔一根网线叔就不会缺女人,叔不饥渴

叔一把甩开了她的手
在她差异的眼神中继续狂奔
救人比救火重要多了
跑出去百十米回头一看
那个免费鸡还在原地愣愣的望着叔



各位苦于约不到炮的屌~丝看明白了么?

只要你穿的不太寒酸
面相不太猥琐

凌晨四五点去三里屯或者工体附近蹲点

总能捡到免费的鸡带走咔嚓咔嚓
半醉半醒洗洗干净一样能操

开个房的钱总归是有的吧
要是真的太穷了就别想打炮的事儿了
回家自己撸吧


叔只能帮你们帮到这里了


然后,关于免费·鸡的故事到此为止
这只是一段小插曲

各位约不到炮的屌·丝们可以关浏览器去三里屯蹲点了


下面将是腥风血雨的穆斯·林故事了
叔估摸着快跑到地方了
给那个姑娘拨了电话,叫她出来
果然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姑娘晃晃悠悠的朝着叔的方向走了过来

走到跟前,她看见叔,一把扑到叔的怀里,大哭了起来

叔此时也注意到了,她身后跟着个男人

一个身材矮小,预计不到165的新疆人,
或者是其他什么穆斯林血统的男人
那种特征极为明显,尤其那充满杀意的眼神,再没有其他民族可以带出
叔扫了他几眼,短短的卷发,没有胡子,干瘦,满脸有你,年纪三十左右,脏兮兮的衣服


他离我们也就四五米的距离,定在那里,似乎很意外我的出现,脸上充满敌意


叔装出和那个姑娘很熟的样子,把她拥在怀里
摸着她的头发说没事了没事了,咱们这就回家



叔不想在那种混乱的地方久留
尤其是那样一个时段,路上连巡逻的警察都没有
熟悉三里屯的人应该知道
三里屯常年盘踞着各种非洲黑人、穆斯林混混、中南美偷渡客

贩·毒、抢·劫、轮·奸之类的事情都会这些外宾们常做的
治安混乱堪比美国的LA


叔想拉着姑娘的手,带她去马路边上打车
可那姑娘一见到叔,顿时泄了最后一口力气,连站都站不稳
叔心里再次骂娘,傻妞一个自己出来喝什么闷酒

只得半抱着她往路边挪

而那个穆斯林,出乎意料的紧跟在叔的身后

以往叔也上海遭遇过新疆穆斯林的小偷和诈骗团伙
还算有惊无险
但如此胆大,且还是一个人的,叔还是第一次见


叔无法判断他的意图
是为了劫财,还是为了劫色
但无论为何
必然是没有丝毫善意


出于防备
叔把姑娘手里的iphone夺了过来,放进自己的口袋里
又把姑娘的包挂在自己肩上

而那个穆斯林,凑的更紧了
距离叔只有一米多的距离

双眼紧紧的盯着叔,那种寒光·
叔之前只在阿富汗穆·斯·林割·喉屠·杀·俘虏的视频里见过
叔转过身来,把姑娘推到身后
和那个穆斯林男人对视着
那个穆斯林男人脸上的表情毫无变化的注视这叔

四目相对,他亦寸步不移,甚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盯着叔

但叔还是察觉到他胳膊微小的动作
听着金属碰撞的声音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甩刀
啪嗒一声
寒刃出,锋芒露




叔当时心里
最大的感觉只有两个字 : “恐惧“
然后还有怨念,责怪这个不懂事的姑娘害叔置身于这样的险境

而那个拖油瓶姑娘像个累赘一样紧贴在叔的后背上
对此时的场面完全没有察觉
如果此时穆斯林出手,叔几乎毫无胜算
叔让自己尽量的保持冷静
不让对方闻到自己恐惧的味道
叔很明白,如果对方在叔身上察觉到一丝退缩
必然会出手,叔将血溅当场

叔盯着这个穆斯林,脑子里在想着
这必然是个惯犯,他的冷静他的嚣张
不知道曾在这条街上伤害过多少姑娘


但叔此时,心里一点都不同情那些遭殃的姑娘
一個人在酒吧裡买醉到天亮不是給自己掛上「快艹我」的牌子麼
不懂得自爱的女人纯属活该



分页: «首页 ...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