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地地址: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44270762/ 恨我不及恨情歌

过了这么久,我也想把这件月抛遇到的鬼事说出来

这是真的。


我是重庆人,如果有朋友从相册中认出我 请不要打断我,也不要在生活中问询我。好了,言归正传。

重庆人打麻将胡牌讲究哪里起,哪里落。既然这件事是从豆瓣开始的,我也想在这里作个愉快的结束。

佛家讲究因果。所以就算起因过于累赘,我要叙述一番。11年我告别了那个陪我吃路边摊的姑娘。 女怕忧愁男怕寂寞。我开始了一段浑浑噩噩的生活,直到遇到了她。姑且叫她嘤嘤。我和她是在一个技术交流贴认识的,然后是老套的已莫敢。终于两天后见面了

夜雨,冬。

她穿了一件米白色大衣 很厚 领子有毛 感觉她很怕冷 肤色很白 白的不是吹弹可破 是那种白的没有物质感的感觉。我们在南坪吃的火锅。

店内的暖气很足,加上冒出的水蒸气 让脱去外套的我 都不免鼻尖冒汗 可是她好像并不感觉到热。






——————————————————————————————————————



另外故事的新楼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45407124/?start=0
我吃火锅比较爱点素菜。所以荤菜和素菜的份量差不多。但是很奇葩的是,她一点素菜也不吃。我就问她 你不觉得不吃素菜会不营养吗 她就笑着摇摇头。事后 想起来 我真想说我草。(好像我也草了 -_-||)

然后就是很俗套的三大步。 吃过饭,看过电影,去酒吧坐了会。我们就去了宾馆。我以为是今天的结束,结果是我噩梦的开始。

我们洗过澡后,我穿了一件体恤和小裤。她比我厉害,她就只穿了小裤。我也不是没见过姑娘的男人,丝毫不说笑 以前好歹我也是少女杀手。但是她躺在床上的那个景象,我觉得就算玉体横陈的最佳适宜。我也无耻的ying了。
我就过去抱住她 去亲她 她发出了小声的那种低吟。我真心受不鸟,于是压住了她。这时! 当我胸口压住她胸时 她发出了很大一声尖叫。 很刺耳,就像我们被烙铁印上去那种。我也一起就弹起,我问她怎么了?她说不知道 就是痛(别想歪了哈!) 然后我低头一看 我体恤里突出一块,哦,原来是我随身佩戴的白水晶观音。男带观音女带佛。那是我去云南一个寺庙求的,师傅开了光。当时那位大师就给我说 白水晶比玉灵,它里面有磁场 不要随便让人摸 碰 不然会改变。然后叫我做事的事后,要么把观音带在后面 要么压在枕头 因为菩萨不能看荤的东西。当时其实我也不信这些。很少有少年信神鬼之说。也许这就是不知天高地厚吧。我当时也买了 只是觉得那个观音很精致 是一个3厘米整身的立体观音像。面部雕刻也很饱满 虽然带着不方便 因为是立体的 但是我确实喜欢。
直到有一天 我回了重庆发生一件事 我就对那个观音吊坠很爱惜了。我有一天去沙坪坝玩,那边 楼房有些在拆迁。走着走着 突然观音落下来了 我就觉得 很奇怪。按理说我绳子是系的死结 那尊观音却单个落到地上,我就蹲下去捡 然后在身上擦了擦。刚放进包里,突然我前面一步就落下几块瓷砖。我现在想起来都是菩萨显灵。

回到正传。 我以为是我的那个吊坠咯住了她 痛 我想反正都要取 于是我就把菩萨压在枕头下。
那天晚上没什么早上的时候 我就走了。 退了房 我突然想起我观音在枕头下。我就跑上去拿! 但是我一般都把钱包也放在枕头下, 我就想我走的时候钱包也拿了 怎么会忘了观音呢。 坐电梯上了4楼 正好也在坐房间检查 我把枕头翻遍了也没 床下也没 到处也没 当时我就很气愤。我就去前台说我东西不见了。前台那姑娘就合我一起和刚刚那个检查房间的人一起找。半小时无果。 前台小姐问我是不是忘了在什么地方。我也不想争论了 因为确实白天还有事 我就说算啦算啦 就走了。
然后我和嘤嘤白天就更忙各的 发发短信这些。到了 下午嘤嘤打电话说她打牌赢了钱请我吃饭。 我心说:真是我器大活好,给了好评后 还有回头生意。 反正我也不损失什么 于是我就去了。 那天晚上太激情她主动给我口,受不鸟... 完事后我觉得很累。不是平时那种想睡的感觉,是那种无力感。连烟都不想抽了 但是我精神不累 于是我就和她聊天。我问她家里有什么 她说我爸爸很早去世了就和妈妈一起生活 就是那些家常。 过了一会 她又要。我是实在不行,不是我真不行。是我真的好累 那天。 后话就不表了。
第二天,早上我是从未有过的疲惫感。我还以为我是不是萎了。我开手机的前置一照,我草。吓我一跳。 那是我吗 眼圈全是乌青色的.... 然后晚上她又约我 我觉得必须休息了 于是说我有事。就和几个兄弟伙出去唱歌,他们一件我就笑 说什么 看你这脸色就知道你要精进人忘。我们就过去和他们打闹,谁知道其中一个很瘦弱的一推 我就开了。 他说 你看 你还不承认 少年要注意身体啊。我当时也很纳闷,我以前高中的时候评过国家二级运动员啊 怎么这么那啥了
过了三天 我也觉得没什么太大的异样 身体也觉得恢复不少。你们知道那时候就像一个吸毒的人,明知是噩梦也想去触碰。我主动约了她 她很开心。我在宾馆等她,她来了。还从包里给我带了瓶香水。我说这又不是什么节日啊,送我香水干嘛。她说就是快到新年了。
我现在都记得那香水好像是叫桀骜。她问我喜欢不, 每个人收到礼物都应该很开心吧。我当然喜欢。后面的事情就是那样。还是像那天一样的疲惫。

第二天 我身上出现了异常
我手机扣的 理解理解
真事。你往下看
分页: «首页 ...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