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地地址: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48198488/ 青门老幺

扒一扒哥这些年干殡葬碰到的那些事儿!!!!!(胆小勿入,回帖即更)

==========================================================
【更前说明】
小说名:《超度》(暂定)
百度贴吧标题:扒一扒哥这些年干殡葬碰到的那些事儿!!!!!(胆小勿入,回帖即更)
作者:青门老幺
本小说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QQ:1966631488
新浪微博:青门老幺
==========================================================


我是误打误撞干上了殡葬这一行的。
其实我并不懂殡葬的那一套,甚至起初听到殡葬两个字都会感觉不舒服,对于殡葬的那一套,我也只是在我爷爷去世的时候看到过,那时候还是初中,如今十多年过去了,我早忘记了。而且现代的殡葬已经成为第三产业中的一种,正规的殡葬已经破除迷信,变得非常的科学化。但这个世界总是有一些东西是科学无法解释的。
我所做的,只是殡葬服务流程里的一个小分支——超度,又叫引灵,就是把灵魂引入另外一个世界,民间的殡葬基本都会用到这一套,有时只是走走流程,特殊情况下,能起很大作用。其实我是一个特别胆小,而且特别懒惰的人,如果没有很强大的动力,我很难去认真的做一件事情,而且这一做就是三年。
那天早上,我躺在自己租的小屋里睡觉,虽然已经天光了,但是还是不想起来,撒了泡尿之后躺在床上继续睡,突然手机响了起来。我一看是武阳,心里纳闷了一下。武阳是我一高中同学,为人沉默寡言,把自己装得特牛逼那种,高中那会儿我们就走得不怎么近,毕业之后就更没联系了,后来大家在群里聊天,互报联系方式,才存了他的号码,没想到他会打过来。我接起电话,自然是先寒暄了一番,主要是我个人寒暄,他甚至没怎么说话,搞得我有点尴尬,就问他有什么事。他说他就在我现在的城市,叫我帮他一个忙。我问他帮什么忙,他也支支吾吾的没说,说是到了就知道了。我一听这么神秘,该不是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吧,我就有点犹豫了。没想到他说,就一天,2000块钱。我一听心里就动摇了,妈的这个月房东太太都催了我两回房租了,钱虽然不多,我却也一时半会儿拿不出来,如果帮他一天忙就能挣两千,房租的事情不是解决了吗?这么一想我还有点小激动。忙问他在哪里干什么。他给了我一个地址,还叫我放心绝对不是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我听了稍微安心了点,挂完电话就收拾了一下出发了。
那个地方离市区有点远,算是郊区了,所幸有公交,但只有一趟,而且五十多个站,我在车上睡了一觉都还没到。好不容易熬到那个站,一看这破地方还真是荒凉。周围倒是有很多建筑工地正在盖房子,但都没有建起来,我估摸着这地方就算建了房子也是鬼楼。刚准备给武阳打电话,他却先打过来了,问我到了没有,我说到了,他说马上过来接我。过了一会儿,一个穿着道袍的人急匆匆的朝我跑过来,我一开始还以为是什么路人。没想到这家伙直接跑到我面前,把手里的一团东西塞给我说,快,穿上。我一看,靠!道袍!这玩意一看就邪乎啊,再看这人,正是武阳,一身道士装扮,虽说戴着假胡子,我也认得出。我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妈的这是拍电影呢?《僵尸先生》续集?找我做男一号来了?武阳说想什么呢,这边死了个人,跟这做道场呢。我听了简直惊得合不拢嘴,本能的就有些抗拒。
武阳看我这样就劝我说来都来了,既来之则安之,又不是不给钱,而且这事也就是个形式,又没什么危险性。我还是觉得这事太不靠谱了,我平时连恐怖片都不敢看的,这回叫我演道士,还是来真的,这太颠覆了。武阳叹了口气说,如果你信不过我,可以先把钱给你。说完在身上掏出一叠钱塞我手上,我一看到钱,脑袋就不好使了,当即就决定先做了再说,反正也就一天时间。
我是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穿上这么一身,感觉浑身都不自在。穿完之后,武阳就带着我去现场,边走边说,待会儿我只需要敲敲木鱼就可以了,我一听还挺简单。绕过一个布满脚手架的裙楼,后面是一片安置小区,两栋安置楼之间搭着一个灵棚,灵棚两边贴着白纸黑字的对联:青山绿水,长留生前浩气;翠柏苍松,堪慰逝后英灵。武阳带着我径直走进灵棚,灵棚的正上方是灵台,搭得花花绿绿的,我也没来得及仔细看,就被武阳按到灵台正对面的蒲团上敲起木鱼来。
我是个临时演员,而且之前完全没有任何这方面的培训,当时就有点手足无措。周围还有人看着,我也不太好直接问武阳,只得不停的使眼色。武阳看我这个样子,像是突然明白过来了一样,蹲到我旁边说,盘腿坐,然后敲得匀速一点。我问他有没有什么技巧或者需要注意的,他说不用,敲就是了。说完他就一边去和另外一个道士手舞足蹈去了,外人看来像是跳舞,后来武阳告诉我那叫踏罡,踏几步然后念一些咒语,这样就算能够超度亡灵了。
我就这么傻逼一样的敲着,其实敲倒是无所谓,关键是盘着腿,时间长了十分酸痛。好在隔一会儿武阳也会停下来休息一下,拉我去外面抽抽烟。一番折腾下来,我倒也没那么抵触了,抽烟的时候就问武阳死的是什么人。武阳说是一个女的,二十多岁。我就有点好奇,又问是怎么死的。武阳抽了口烟,两边看了看,像是在避讳其他人一样,过了一会儿才说,淹死的。我一听就后悔了,怪自己嘴贱,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又弄得有些紧张起来。
很快就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我跟着武阳和另外那个道士把道袍都脱了,由死者的父亲陪着我们吃饭。女儿死了,做父亲的心里肯定悲痛至极,吃饭的时候我也不好问武阳问题,大家就在一种很严肃的氛围下吃了中饭。我因为没吃早餐,肚子早就咕噜叫了,虽然不能狼吞虎咽,但注意力一直都放在吃饭上,期间死者父亲好像跟武阳说了什么,武阳不住的点头,他们声音压得很低,我也没怎么听清。
吃完饭之后休息半个小时,我就问武阳怎么好端端的做起这个来了,他说居然故作神秘说什么说来话长有机会再告诉我。我又问他为什么找我来做,这么简单的事情不是随便找个人做就可以了吗?他说本来他们团队是三个人,但有一个人今天早上跟他吵了一架就决定不干了,说完抽了口烟,好像很郁闷的样子。看他这个样子,我也不太好仔细追问他们为什么吵架。就这样抽了会儿烟之后又到灵棚去做法事了。
我还是继续敲木鱼,虽然觉得很无聊,但想想兜里的两千块钱,马上就有了精神。就这么一直敲到晚上吃晚饭。晚上依旧是死者父亲陪着我们吃饭,而且是单独给我们安排了一个桌子,和那些邻里亲戚都是隔开的,估计也是他们这的习俗吧。吃完饭,天差不多已经黑了,我以为可以走了,没想到武阳说,再等等,晚上要加下班。我心说靠,这事儿也需要加班?不过回想了一下我爷爷去世的时候,几个道士好像也是晚上弄到很晚才回去的。我虽然心里一百个不情愿,但碍于武阳的面子,只好答应下来。
我以为晚上我的任务还是敲木鱼,结果却大出我的意料。先是武阳叫来了死者的父亲,在他耳边悄悄说了些什么,然后我就看到周围的人慢慢散了,几分钟之后,所有围观群众都走了,连死者的父亲都不见人影,灵棚里面就剩下我跟武阳,还有武阳的另一个同事。我就感觉不太对劲起来,这大晚上的,周围都没人,灵棚里就咱们三个,光想想都慎得慌啊。武阳和他那个同事轻声交换了一下意见,具体说什么我也没听见,但是我隐约感觉可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但我也不能反悔,只好强装镇定的问武阳,那些人怎么都走了?武阳说,没什么,晚上的这场法事最好避着点人,你还是继续敲你的木鱼,没事的。他嘴上说的轻描淡写,可我听得却是心里直打鼓,妈的他们不是想捉鬼吧!
我虽然猜到了这一层,但这么多年唯物主义教育也不是白学的,所谓的有鬼,不过是人的装神弄鬼而已。其实当时这么想也只是起到一个自我安慰的作用,当时的氛围太诡异了,不管我怎么安慰自己,心里还是紧张得要命。坐在蒲团上面的时候,我都不敢看灵台,生怕一不小心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正紧张得要命的时候,突然周围一黑,灯灭了,就只剩下灵牌两边的蜡烛还亮着,但光线很暗。我吓得一个激灵,急忙喊道,怎么了?只听武阳骂道,你他妈的关灯好歹也先知会一声啊,我朋友还在这里呢,快把蜡烛点上。另一个声音无辜的说,我没关啊,好像是停电了,等等我把蜡烛点上。武阳语气缓了下来,对我说,没事,停电了,昨天晚上也停了,这地方搞开发,经常停电。说话间,另外那个道士已经把蜡烛点上了,灵棚的四个角落各点了一根。蜡烛的光毕竟比不上白炽灯,整个灵棚显得有些昏暗,我心说妈的这不闹鬼都对不住这些个摆设了。
武阳走到我边上说,李彬,把衣服脱了。说完他自己和同事也把道袍脱了下来。我一看赶紧跟着脱。脱完之后武阳递了根烟给我,给我搬了把椅子叫我坐下,自己也找个把椅子坐下,看样子有话要说。此时我的注意力却被他那个同事吸引了过去,只见他正在把一捆白线放到一个桶里,桶里面也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黑乎乎的,白线放进去揉了几下拿出来也变成了黑色。我问武阳,那人在干什么?武阳说,这个你别管,你听好,待会儿咱们要做点事情,这事情必须要三个人才能干,想必你也猜到了,我就不瞒你了,这事细说起来比较复杂,这么跟你说吧,这女的是溺死的,死得很不甘心,魂魄迟迟不肯进入阴间,还留在阳间徘徊,扰得家里人不得安宁,今天咱们就是为了送她一程。
武阳说这话的时候我一直在观察他,但是他表情严肃,一点都不像开玩笑。听完我就心里一凉,不管这事是真是假我都不想呆这里了,太他妈扯淡了。想了想我就问他,我可以走吗?他愣了一下,看着我,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过了一会儿才说,可以。说完,表情黯淡的抽了口烟。看他这个样子,我也有点于心不忍了,毕竟是信得过我才请我过来帮忙的,这忙还没帮完我却拍屁股走人了,实在有点说不过去。这么一想我就问他,危险吗?他看到似乎有希望,一字一顿的说,只要你按我说的做,就没有危险!我抽了口烟,点了点头。
接下来我就坐在椅子上玩手机,武阳说木鱼也不用敲了,之前敲木鱼都是做样子给别人看的,气得我简直想揍他。武阳和他那个同事把那捆染黑的线打开,一根根的系在了灵棚的四周,纵横交错像个表格一样,连顶上也布满了这些线,我看了半天才明白过来,这分明就是一张网嘛,这玩意儿真能抓住那个东西?
好不容易布置完了,他那个搭档检查了一下四周,把地上的几瓶矿泉水捡起来扔了出去,接着又拿了块抹布把地上沾的那些黑乎乎的东西都擦了一遍。武阳看了看表,走过来叫我把手机关了。本来手机还可以分散一下我的注意力,这回手机也关了,看着这些诡异的东西,脑袋里奇怪的画面一个接着一个。最后不得不扇自己一个耳光,强迫自己镇定。
武阳看我这么紧张就走过来跟我说话,问我最近在做什么?我知道他是在分散我的注意力,但这效果实在不怎么样,还不如唱首歌呢,我只好看着他苦笑。他看了看表说,时间还早,我就跟你讲讲现在的情况吧。这女的是淹死的,之前已经讲过了,出事的地方很偏远,是个水潭,平时去那的人也少,也不知道她是为什么要去那里,总之尸体捞起来得时候,都已经浮肿了。家里人把尸体接到家之后,马上就办了丧事,还请了道士来做法事,但是当天晚上就出事了,先是灵台上的蜡烛被吹灭了,点燃之后过不了多久又会被吹灭。几个道士估计也是半吊子的江湖骗子,一看这情形,腿都吓软了,钱也不要就跑了。这家人只好自己念经超度,但蜡烛还是照样被吹灭,女孩的母亲实在害怕只好暂住亲戚家里去了。到了第二天晚上,厕所居然传来水声,一看马桶里的水自个在那哗哗的流。死者的父亲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决定找个专业点的道士过来看看。第二天就辗转找到了武阳。武阳和他的两个搭档过来看了一眼,就交代死者的父亲,当天晚上一切照旧,死者暂时还不至于害人,到第二天继续按照正常丧事来办,亲戚朋友都可以过来参加,到了晚上再叫那些人回去,晚上如果还闹,自然有办法对付它。
听完我就感觉遍体生凉,但心里还是感觉这事太玄乎了,不像是真的。武阳说完看了看我,突然说,待会儿你看着灵台,如果看到蜡烛熄了,立刻把这东西泼过去,就照着灵牌泼,泼完就跑,别回头,别管发生了什么,跑就是。说完把刚才染线的那桶黑乎乎的东西提到我面前。我提了提,感觉倒不是很重,泼过去应该不是问题。
交代完这些,武阳就站到灵棚的一侧,他那个搭档站在另外一侧,看上去很像酒店大门两边的迎宾,只是现在这情形可比酒店诡异多了。灵棚里静悄悄的,看着这两个人如临大敌一样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也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这么杵着让我浑身难受,感觉背上有发痒,很想用手挠挠,刚准备伸手,就听到一轻微的水声,很像是那种抽水马桶的声音。正仔细分辨来着,武阳轻声说道,别动,准备好,来了!
我瞬间肌肉就绷紧了,手里提着那桶东西,随时准备泼过去。可是过了几分钟,还是没什么动静,正当我奇怪的时候,蜡烛的火焰动了一下,像是被风轻轻吹了一下那种。我一紧张,差点就泼了过去。转头看武阳,他赶忙朝我挤眉弄眼,表情像是说,看我干嘛,看着蜡烛。我赶紧回头继续盯着蜡烛,还是没有熄灭,只是时不时的动一下。我心说这鬼也太含蓄了,来个痛快的吧。正想着,蜡烛就熄了。我抄起桶就泼了过去,可能是太过紧张了,这一下居然泼偏了,根本没泼到灵牌上面,灵牌上顶多撒了零星几点。我一下就慌了,想着怎么弥补一下,只听到武阳喊道,跑!我猛然醒悟过来,扔下桶转身就朝外面跑去,完全是百米冲刺的速度,也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跑,反正只要是路就跑,足足跑了几分钟的样子才敢回头。后面什么都没有,武阳他们没有跟过来。
我一下瘫软在地上,腿就抽起筋来。相信很多人都有过类似的经历,很久没有运动的情况下,一顿狂跑之后腿绝对会抽筋。但是我当时根本不知道这是抽筋,以为是那东西上我的身了,吓得要死,想站起来跑,却根本站不起来,只好扳着自己的脚缓解疼痛。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武阳“李彬李彬”的叫我,我急忙答应。武阳和他那个搭档循着声音找了过来,他那个搭档看到我瘫软在地上的样子,居然笑了起来。我一看到他笑,就知道应该没事了,紧张得心情瞬间放松下来,也顾不得丢脸不丢脸了,一下躺在了地上。武阳过来帮我揉了揉腿,好不容易才不抽筋了,他们两就扶着我往回走。我问武阳,我们去哪?武阳说,回家。我又问,这么晚,怎么回去?武阳说,有车。
就这么七弯八拐的走了好几分钟终于看到一辆别克的商务车停在一栋楼下面,看样子我刚才那一通猛跑着实跑了点距离,可惜当时没人给我计时,说不定已经打破世界纪录了,听说人在极限状态下奔跑往往会跑出平时连想都不敢想的成绩。我就这样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被武阳扶上了车。在车上颠簸几下我就睡过去了,睡过去的一瞬间音乐感觉有个女人在我耳边说着什么,可是我太困了,根本没有听清。
明天就会更新哦!
明天更新!
必须的!
yes
加油!
每晚7点到8点更的!!!
今晚7点,不见不散,嘿嘿!
晚上7点更新!!呵呵
今晚7点更新,呵呵
分页: «首页 ...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