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地地址: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53617261/ 等待喬喬

巴巴我在HK這麼多年住過的凶宅

巴巴我在HK這麼多年住過的凶宅;

香港的房價很貴? 那是正常的房價; 不正常的呢? 你可以輕鬆的租到每個月4-5k, 一個300多尺的房子; 甚至可以更低。 怎麼租? 你要膽子大, 而且不信邪。 我文筆不好, 只說事情, 大家湊活看把。
8年前一個人來香港讀書, 本來可以申請學校宿舍, 但是我註冊晚了,而且又負擔不起那麼高額的費用,家裡的急需勉強夠付學費。再付那麼多住宿費 估計得賣腎了。 可是出來租房子才知道, mb怪不得學校為學生提供前兩年的宿舍且無需申請, 因為外面的價格幾乎是學校的2倍。
我爹出去經商了,一年不見人影; 我媽出去已經商為藉口,實則是監督我爹,提防小三,於是也半年不見人影。 學費是外婆付的。 香港是自己來的, 口袋裡揣著幾千人民幣,開始大街小巷找房子, 有一天, 我晃著晃著, 來到了高街。
高街, 大家可以去google, 一條臭名昭著的鬼街; 素來以低房價著稱。裡面住的也自然都是底層: 吸毒,異裝癖的男人, 和窮鬼。 街頭有個中心醫院,以前是麻風病醫院, 二戰時候鬼子在裡面吊死人做細菌實驗。 後來就廢棄了。 相傳幾個SB高中生去探險, 7個人進去, 嚇死4個, 剩下的3個精神恍惚; 不是困難到一定境界, 是沒人肯住那裡的。 一個小套房, 也就8平米不到, 獨立的衛生間和浴室, 一個月900HKD。 房東自己不住高階, 她是個很奇怪的婦人, 說話異常陰森。
別催我 我再打字。
記得在國內買東西,要是人家叫到500, 你就降價到200, 人家不同意, 你扭身就走, 店家必定趕回來, 最後一折中, 300拿貨。 這是外婆教的, 也屢試不爽。 我於是就問700HKD一個月可以嗎? 本以為房東會不同意, 結果她很爽快的說:“噠!” 草, 看來這房子500HKD說不定都給租。 我想,那就租半年把, 於是簽了合同。 這合同全是繁體字, 而且好像是房東自己寫的, 我也沒細看, 就簽了。 當天就拖著行李入住。
當天晚上一夜噩夢。 夢見自己穿梭了數個時代, 被不是釘在牆上被火烤, 就是被人拿錢追著打。 這一夜睡的, 是我從出生到18歲做過的最亂的夢; 那一次不是偶然,而是一連串持續噩夢的開始,為什麼持續噩夢, 因為偶然間從鄰居口中得知了房東在簽約時候隻字未提的關於房子的一段灰暗的歷史, 灰暗到讓人窒息的歷史: 那麼就看我租的第一個凶宅,香港高街5A,七旬老人殺死髮妻後自殺,房間裡餓死3歲女嬰。
我住的那棟樓, 明明只有六層,卻是7樓。因為中間沒有4樓。 3樓以後就是5樓。 我住的是5A,還不是第5棟,是在第5棟的基礎上改建了半棟,於是就叫5A。 我呢, 剛好住5樓。 其實就是4樓,是唐樓, 且沒有門衛和保安。每次爬樓我都爬到6樓。然後再下來。 樓道裡破舊不堪,灰暗無光;家家門外供着土地神。 牆壁上污跡斑斑,有朱紅的筆記寫的各種塗鴉,殷紅如血。 一樓住著幾個異裝癖,年逾5旬的漢字卻穿著裙子戴著頭巾, 還有好多黑人。
這個地方真的是幫會的最愛呀,聚眾賭博呀,吸毒呀,警察是不會知道的; 每次上下樓,樓道裡總有腥臭的味道。因為是改建的,一層止住了2戶人家。 對面的一戶是孤寡老人,天天開著們坐在房門口向外望著對面的牆;好幾次我爬樓回家都是開門的時候突然發現,這大叔在直勾勾的盯著我看;幸虧我膽子還算不小,但是也嚇得心臟怦怦的挑。我廣東話不好,不知道怎麼跟他搭話,見他盯著我,就點點頭,然後就趕快進屋。 長時間都是如此,突然一晚,我又被他嚇一跳,因為那一晚,他不坐著了,而是拿個掃把,站在那裡,右手托著蠟燭。 我C的, 大爺,你是嫌我健壯, 想我嚇死在你前頭是嗎?
我硬著頭皮問,大爺,你是在幹嘛,打掃衛生? 他憤怒的看著我,鬍子都在抖動。“你爸媽知道你住著嗎?”
。。。。。。。。。。“大爺你普通話這麼好,一定不像香港人”。 他惡狠狠的看了我一眼,走到我身後看著樓道,過了一會,他說:你是XXX(港島某所著名大學)的學生吧,內地來的?這房子別住了, 來我房間裡,幫我做點事情。
我拎著書包,不知所措,是進他的房間呢,還是不進呢?“快進來吧 我是為你好” 大爺依舊憤怒,燭光映的滿臉通紅,像憤怒的小鳥。
分页: «首页 ...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